當前位置:首頁(yè) > 專(zhuān)題 > “兩學(xué)一做”專(zhuān)題學(xué)習 > 重要文件
毛澤東關(guān)于黨委會(huì )的工作方法
時(shí)間:2016-05-16 點(diǎn)擊:

  一、黨委書(shū)記要善于當“班長(cháng)”。黨的委員會(huì )有一二十個(gè)人,像軍隊的一個(gè)班,書(shū)記好比是“班長(cháng)”。要把這個(gè)班帶好,的確不容易。目前各中央局、分局都領(lǐng)導很大的地區,擔負很繁重的任務(wù)。領(lǐng)導工作不僅要決定方針政策,還要制定正確的工作方法,有了正確的方針政策,如果在工作方法上疏忽了,還是要發(fā)生問(wèn)題。黨委要完成自己的領(lǐng)導任務(wù),就必須依靠黨委這“一班人”,充分發(fā)揮他們的作用。書(shū)記要當好“班長(cháng)”,就應該很好地學(xué)習和研究。書(shū)記、副書(shū)記如果不注意向自己的“一班人”作宣傳工作和組織工作,不善于處理自己和委員之間的關(guān)系,不去研究怎樣把會(huì )議開(kāi)好,就很難把這“一班人”指揮好。如果這“一班人”動(dòng)作不整齊,就休想帶領(lǐng)千百萬(wàn)人去作戰,去建設。當然,書(shū)記和委員之間的關(guān)系是少數服從多數,這同班長(cháng)和戰士之間的關(guān)系是不一樣的。這里不過(guò)是一個(gè)比方。 

  二、要把問(wèn)題擺到桌面上來(lái)。不僅“班長(cháng)”要這樣做,委員也要這樣做。不要在背后議論。有了問(wèn)題就開(kāi)會(huì ),擺到桌面上來(lái)討論,規定它幾條,問(wèn)題就解決了。有問(wèn)題而不擺到桌面上來(lái),就會(huì )長(cháng)期不得解決,甚至一拖幾年?!鞍嚅L(cháng)”和委員還要能互相諒解。書(shū)記和委員,中央和各中央局,各中央局和區黨委之間的諒解、支援和友誼,比什么都重要。這一點(diǎn)過(guò)去大家不注意,七次代表大會(huì )以來(lái),在這方面大有進(jìn)步,友好團結關(guān)系大大增進(jìn)了。今后仍然應該不斷注意。 

  三、“互通情報”。就是說(shuō),黨委各委員之間要把彼此知道的情況互相通知、互相交流。這對于取得共同的語(yǔ)言是很重要的。有些人不是這樣做,而是像老子說(shuō)的“雞犬之聲相聞,老死不相往來(lái)”[1],結果彼此之間就缺乏共同的語(yǔ)言。我們有些高級干部,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基本理論問(wèn)題上也有不同的語(yǔ)言,原因是學(xué)習還不夠?,F在黨內的語(yǔ)言比較一致了,但是,問(wèn)題還沒(méi)有完全解決。例如,在土地改革中,對什么是“中農”和什么是“富農”,就還有不同的了解。 

  四、不懂得和不了解的東西要問(wèn)下級,不要輕易表示贊成或反對。有些文件起草出來(lái)壓下暫時(shí)不發(fā),就是因為其中還有些問(wèn)題沒(méi)有弄清楚,需要先征求下級的意見(jiàn)。我們切不可強不知以為知,要“不恥下問(wèn)”[2],要善于傾聽(tīng)下面干部的意見(jiàn)。先做學(xué)生,然后再做先生;先向下面干部請教,然后再下命令。各中央局、各前委處理問(wèn)題的時(shí)候,除軍事情況緊急和事情已經(jīng)弄清楚者外,都應該這樣辦。這不會(huì )影響自己的威信,而只會(huì )增加自己的威信。我們做出的決定包括了下面干部提出的正確意見(jiàn),他們當然擁護。下面干部的話(huà),有正確的,也有不正確的,聽(tīng)了以后要加以分析。對正確的意見(jiàn),必須聽(tīng),并且照它做。中央領(lǐng)導之所以正確,主要是由于綜合了各地供給的材料、報告和正確的意見(jiàn)。如果各地不來(lái)材料,不提意見(jiàn),中央就很難正確地發(fā)號施令。對下面來(lái)的錯誤意見(jiàn)也要聽(tīng),根本不聽(tīng)是不對的;不過(guò)聽(tīng)了而不照它做,并且要給以批評。 

  五、學(xué)會(huì )“彈鋼琴”。彈鋼琴要十個(gè)指頭都動(dòng)作,不能有的動(dòng),有的不動(dòng)。但是,十個(gè)指頭同時(shí)都按下去,那也不成調子。要產(chǎn)生好的音樂(lè ),十個(gè)指頭的動(dòng)作要有節奏,要互相配合。黨委要抓緊中心工作,又要圍繞中心工作而同時(shí)開(kāi)展其他方面的工作。我們現在管的方面很多,各地、各軍、各部門(mén)的工作,都要照顧到,不能只注意一部分問(wèn)題而把別的丟掉。凡是有問(wèn)題的地方都要點(diǎn)一下,這個(gè)方法我們一定要學(xué)會(huì )。鋼琴有人彈得好,有人彈得不好,這兩種人彈出來(lái)的調子差別很大。黨委的同志必須學(xué)好“彈鋼琴”。 

  六、要“抓緊”。就是說(shuō),黨委對主要工作不但一定要“抓”,而且一定要“抓緊”。什么東西只有抓得很緊,毫不放松,才能抓住。抓而不緊,等于不抓。伸著(zhù)巴掌,當然什么也抓不住。就是把手握起來(lái),但是不握緊,樣子像抓,還是抓不住東西。我們有些同志,也抓主要工作,但是抓而不緊,所以工作還是不能做好。不抓不行,抓而不緊也不行。 

  七、胸中有“數”。這是說(shuō),對情況和問(wèn)題一定要注意到它們的數量方面,要有基本的數量的分析。任何質(zhì)量都表現為一定的數量,沒(méi)有數量也就沒(méi)有質(zhì)量。我們有許多同志至今不懂得注意事物的數量方面,不懂得注意基本的統計、主要的百分比,不懂得注意決定事物質(zhì)量的數量界限,一切都是胸中無(wú)“數”,結果就不能不犯錯誤。例如,要進(jìn)行土地改革,對于地主、富農、中農、貧農各占人口多少,各有多少土地,這些數字就必須了解,才能據以定出正確的政策。對于何謂富農,何謂富裕中農,有多少剝削收入才算富農,否則就算富裕中農,這也必須找出一個(gè)數量的界限。在任何群眾運動(dòng)中,群眾積極擁護的有多少,反對的有多少,處于中間狀態(tài)的有多少,這些都必須有個(gè)基本的調查,基本的分析,不可無(wú)根據地、主觀(guān)地決定問(wèn)題。 

  八、“安民告示”。開(kāi)會(huì )要事先通知,像出安民告示一樣,讓大家知道要討論什么問(wèn)題,解決什么問(wèn)題,并且早作準備。有些地方開(kāi)干部會(huì ),事前不準備好報告和決議草案,等開(kāi)會(huì )的人到了才臨時(shí)湊合,好像“兵馬已到,糧草未備”,這是不好的。如果沒(méi)有準備,就不要急于開(kāi)會(huì )。 

  九、“精兵簡(jiǎn)政”。講話(huà)、演說(shuō)、寫(xiě)文章和寫(xiě)決議案,都應當簡(jiǎn)明扼要。會(huì )議也不要開(kāi)得太長(cháng)。 

  十、注意團結那些和自己意見(jiàn)不同的同志一道工作。不論在地方上或部隊里,都應該注意這一條,對黨外人士也是一樣。我們都是從五湖四海匯集攏來(lái)的,我們不僅要善于團結和自己意見(jiàn)相同的同志,而且要善于團結和自己意見(jiàn)不同的同志一道工作。我們當中還有犯過(guò)很大錯誤的人,不要嫌這些人,要準備和他們一道工作。 

  十一、力戒驕傲。這對領(lǐng)導者是一個(gè)原則問(wèn)題,也是保持團結的一個(gè)重要條件。就是沒(méi)有犯過(guò)大錯誤,而且工作有了很大成績(jì)的人,也不要驕傲。禁止給黨的領(lǐng)導者祝壽,禁止用黨的領(lǐng)導者的名字作地名、街名和企業(yè)的名字,保持艱苦奮斗作風(fēng),制止歌功頌德現象。 

  十二、劃清兩種界限。首先,是革命還是反革命?是延安還是西安[3]?有些人不懂得要劃清這種界限。例如,他們反對官僚主義,就把延安說(shuō)得好似“一無(wú)是處”,而沒(méi)有把延安的官僚主義同西安的官僚主義比較一下,區別一下。這就從根本上犯了錯誤。其次,在革命的隊伍中,要劃清正確和錯誤、成績(jì)和缺點(diǎn)的界限,還要弄清它們中間什么是主要的,什么是次要的。例如,成績(jì)究竟是三分還是七分?說(shuō)少了不行,說(shuō)多了也不行。一個(gè)人的工作,究竟是三分成績(jì)七分錯誤,還是七分成績(jì)三分錯誤,必須有個(gè)根本的估計。如果是七分成績(jì),那末就應該對他的工作基本上加以肯定。把成績(jì)?yōu)橹髡f(shuō)成錯誤為主,那就完全錯了。我們看問(wèn)題一定不要忘記劃清這兩種界限:革命和反革命的界限,成績(jì)和缺點(diǎn)的界限。記著(zhù)這兩條界限,事情就好辦,否則就會(huì )把問(wèn)題的性質(zhì)弄混淆了。自然,要把界限劃好,必須經(jīng)過(guò)細致的研究和分析。我們對于每一個(gè)人和每一件事,都應該采取分析研究的態(tài)度。 

  我和政治局的同志覺(jué)得,要有以上這些方法,才能把黨委的工作搞好。除了開(kāi)好代表大會(huì )以外,黨的各級委員會(huì )把自己的領(lǐng)導工作做好,是極為重要的。我們一定要講究工作方法,把黨委的領(lǐng)導工作提高一步。 

  注釋 

  [1]見(jiàn)《老子》第八十章。原文是:“鄰國相望,雞犬之聲相聞,民至老死不相往來(lái)?!?nbsp;

  [2]見(jiàn)《論語(yǔ)·公冶長(cháng)》。原文是:“敏而好學(xué),不恥下問(wèn)?!?nbsp;

  [3]延安是一九三七年一月至一九四七年三月中共中央的所在地,西安則是國民黨反動(dòng)派在西北的統治中心。毛澤東以此來(lái)比喻革命和反革命。 

 ?。ㄟ@是毛澤東在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七屆中央委員會(huì )第二次全體會(huì )議上所作的結論的一部分,現已編入《毛澤東選集》第四卷) 

 
【打印本頁(yè)】【關(guān)閉本頁(yè)】
 
  版權所有:中國科學(xué)院成都分院  技術(shù)支持:中國科學(xué)院計算機網(wǎng)絡(luò )信息中心
單位地址:中國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9號  郵編:610041